欧盟欲对华拧紧一颗贸易战的“螺母”,中国拧松了
2011/7/21 9:09:26   编辑:   信息来源:全景网
世贸组织(WTO)上诉机构15日发布报告,最终裁定中国在与欧盟关于紧固件的贸易争端中胜诉。这也是中国在WTO起诉欧盟第一案的胜诉。
  全程参与此案的北京市高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磊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此案例的最大意义在于,欧盟自1996年开始实施的这项关于单独税率的法律规定违法,必须修改,否则将遭到中国来自WTO授权的贸易报复。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螺丝、螺母和螺栓等碳钢紧固件生产国,欧盟是这些产品的主要市场。
  对于中国众多紧固件乃至更多行业的出口企业来说,这项来自欧盟的歧视性反倾销调查规定的立法基础已不复存在。
  如何理解“歧视性”三个字,对于视WTO裁决、贸易条款这些文案为天书的普通公众来说,王磊的一个比喻有助于了解这场贸易战的法理核心:
  这好比有的地方规定,男女双方如果要结婚,年薪分别要达到10万元和5万元,肯定是不合理的。
  打破“歧视性婚姻”
  对于中国这个出口大国来说,深谙“游戏规则”是何等的重要。
  如果“游戏规则”不合理,那就要打破它。
  WTO上诉机构在上述裁决报告中认定,欧盟《反倾销基本条例》第9(5)条(下称“第9(5)条”)关于单独税率的法律规定违反世贸规则;同时,上诉机构推翻专家组的部分裁决,支持中方的立场,裁定欧盟针对中国螺丝、螺母、螺栓等碳钢紧固件实施的反倾销措施,在国内产业认定、正常价值和出口价格的公平比较等方面也违反了WTO规则。
  商务部条法司负责人表示,欧盟是世界上对中国产品发起反倾销调查最多的世贸组织成员之一,其第9(5)条关于单独税率的法律规定长期使中国企业遭受不公平待遇。
  从法理来看,这场贸易战纠结的核心正是在于第9(5)条。
  WTO的规定是,对于所有参与反倾销应诉的企业,由于出口商品价格不同,都应该单独征收税率。
  然而,欧盟给出的做法是,基于对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定,除非满足额外的五条标准,否则将使用一刀切的做法,给所有被调查企业施加高额的反倾销税率。
  
  额外的五点标准包括:如果外商全资或部分拥有企业,可以自由抽回资金;出口商自由决定出口价格、数量;大部分股权私有;汇率市场决定;出口商不可受到国家影响,规避反倾销税率。
  王磊表示,这就好比男女双方只要达到法定年龄就可以结婚,但一些地方却额外规定附加前提,第一,两人必须有稳定的工作;第二,男性必须年薪10万元,女性5万元。
  “许配”给欧盟市场的中国的螺母就曾遭遇这样的窘境。
  欧委会于2007年11月9日发布公告,对中国碳钢紧固件发起反倾销调查。
  2009年1月,欧盟决定对中国碳钢紧固件产品征收26.5%至85%的反倾销税。
  同年7月31日,中国将欧盟有关立法及反倾销措施诉至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此案成为中国在世贸组织起诉欧盟的第一案。
  2010年12月3日,世贸组织专家组发布裁决报告,支持中国在单独税率问题上的全部主张及紧固件反倾销措施方面的部分主张。
  2011年3月25日,欧方提出上诉。3月30日,中方就未获专家组支持的问题另行提出上诉。
  本月15日,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发布报告,最终裁定中国在与欧盟关于紧固件的贸易争端中胜诉。
  战争中学会战争
  全国碳钢紧固件生产巨头晋亿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晋亿实业”),在2007年9月收到了来自欧盟的一个要求配合应诉反倾销的调查问卷。
  “时间很紧,只给我们3到4天准备材料。”晋亿实业董事长涂志清回忆说,为了应诉,他们加班加点所准备的A4纸材料可以堆满一个写字台。
  来自欧洲的这场反倾销“风暴”不仅波及这一家企业。
  当时,全国范围内的企业涉案金额达7.6亿美元,其中浙江省涉案3.2亿美元,嘉兴市涉案9700万美元。
  晋亿实业所在的嘉兴市乃至浙江省由于出口欧盟占比较大,成为了此次调查的“重灾区”。
  据浙江省紧固件进出口协会副秘书长陈冠达介绍,浙江省100多家企业集体上诉。
  “紧固件的概念很大,这次打垮螺丝、螺母、螺栓,下次就可以依据这次案例,打垮我们整个紧固件其他产品。”嘉兴市紧固件进出口企业协会法律部羊凤丹说。
  在“战争中学会战争”,这是浙江省商务厅给出的浙企评价。
  该部门引用的数据显示,自我国加入世贸以来,截至2010年,浙江省共遭遇来自欧美、印度和土耳其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发起的国际贸易摩擦案件492起,直接涉案金额115.07亿美元。其中,全国近70%的反倾销案件涉及浙江,涉案金额占全国近30%。
  晋亿实业似乎正在变成一家“法务型”的出口企业。
  从2004年开始,这家公司便制定了一项战略:不论多小的反倾销诉讼,一律应诉。
  近几年,虽然已经经历了来自加拿大、美国、俄罗斯、墨西哥等国家和地区的各种诉讼,涂志清依然认为,欧盟的答辩应诉过程最为艰难。
  2008年,为了应对欧盟发起的这项紧固件反倾销调查,他四次赴欧游说抗辩,“虽然影响很大,但效果不好。”
  由于晋亿实业对欧盟的出口只占到总体销售额的5%,加上积极开拓内销市场,反倾销税的实施并不致命。
  但对于嘉兴正英五金有限公司来说,欧盟挥出的这个贸易大棒几乎构成了毁灭性打击。
  这家企业从引进设备开始就决意以出口欧盟市场为目标。
  “我们企业刚刚摸索成功达到稳定订单的时候,‘风暴’就来了,导致我们停工三个月,当年出口额就下降了90%。”这家企业的董事长郑建平对本报记者表示。
  对他而言,中国胜诉的消息是甜是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家企业近两年虽然开拓了俄罗斯等地的市场,但整体出口额已经一落千丈,2010年仅恢复到之前的20%~30%。
  至于今年的情况,郑建平表示只能勉强维持。
  他们还是在这场风暴中幸运生存下来的少数企业。
  据羊凤丹介绍,仅嘉兴市就有三分之一企业倒闭,三分之一亏损,剩下三分之一勉强维持。
  利好的判例
  在嘉兴市紧固件进出口企业协会、浙江省紧固件进出口协会的合力推动下,这场应对欧盟“歧视性婚姻”的行动从企业上升到国家层面。
  2009年7月31日,中国将欧盟有关立法及反倾销措施诉至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
  全程参与此案的商务部条法司世界贸易组织法律二处处长陈雨松介绍说,在接到了企业和行业协会的诉求后,且与有关方面协商之后,最终做出将欧盟诉讼至WTO的决定。
  “在制定这个条例的时候,中国还没有入世,但是2001年以后,中国仍然在接受这个不平等条款。”他说。
  这个条例即指第9(5)条。
  抱团应诉,这是企业的心得。
  “损害的结果已经造成了,但我们的企业也开始明白,必须团结起来积极应诉,才能最终维护自己的权利。”浙江省商务厅进出口公平贸易局副局长孙少波对本报记者表示。
  如今,这个破天荒的胜诉对于更广大企业的现实利好在于,曾经基于这个条例被征收了高额反倾销税的企业,现在都可以基于这个判决去翻案了。
  事实上,回击已经开始。
  2008年年底,紧固件企业在吃透WTO规则之后,向商务部申请对欧盟出口中国的紧固件进行反倾销调查。在发起申请的47家企业中,嘉兴市紧固件进出口企业协会有18家会员企业参加。
  2010年6月28日,商务部发布2010年第80号公告,决定自2010年6月29日起,对原产于欧盟的进口碳钢紧固件征收6.1%~26.0%不等的反倾销税。
  “战争中学会战争”,这或许应该成为所有中国出口企业老总书桌上的座右铭。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0年全年中国遭遇贸易摩擦64起,涉案金额约70亿美元。